您当前的位置:中国奢侈品产业网资讯新闻正文

央视揭秘天价拖车费:拖车8公里花12.87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9-07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苗圃

  拖车8公里花12.87万? 央视揭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救援公司拖车8公里,竟然要价12.87万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王允礼是一名大货车司机,说起这笔天价拖车费,他气愤不已。事故发生在2015年10月23日,当天晚上9点多钟,他驾驶这辆大货车行至北京市海淀区杏石路口左转时,与一辆直行的大货车相撞,导致两车严重受损。经交警认定,王允礼承担事故全部责任。

  当事人 王允礼:我跟那个交警对出现场的那个民警说,我说救援这一块,看看我是不是我自己能找救援公司施救,他说可以啊,直接就这样,答应得挺痛快。

  因为以前遇到过发生交通事故后拖车救援的事儿,所以王允礼有自己熟悉的救援公司,就在他打电话联系这家公司时,事情又发生了变化。

  当事人 王允礼:交警就说你那个对方司机受伤了,不行,汇报队里边,队里边说那个车得暂扣。就是你不能自己再找这救援公司了,救援这块必须由那个队里面指派。

  对于交警的这个安排,王允礼只好接受。由于对方司机受伤,交警就让王允礼陪了他到医院就医。5天后,当王允礼去交警队处理事故时,才知道给自己拖车的是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公司,但对方开出的救援费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当事人 王允礼:那个施救单子一共是三张,一个八万五千一,一个四万两千一,其中还有一个一千五的。三张单子加起来一共是十二万八千七。

  救援两辆事故车,拖行八公里,收费十二万八千七,这一数字对王允礼来说堪称天价。

  当事人 王允礼:他说你交吗?我说我交我想交我交不起啊,这家伙十二万八千七是不是?我交不起啊,他说你看吧,什么时候交起了,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天价拖车费如何产生?

  由于交不上这笔12.87万元的天价拖车费,王允礼的货车也就不能从停车场拉走维修,在多次和拖车公司交涉后,一名经理同意抹去两万八千七的零头,让他交10万元后放车。

  但10万元,对王允礼来说依然是天价。在奔波了近两个月后,他聘请了律师,打算到法院起诉,让他想不到的是,救援公司竟抢先起诉了他。

  法庭上,原告北京永君顺达汽车救援公司声称,接到交警的调派任务后,他们先后派出救援车辆3辆、200吨吊车1辆、75吨吊车1辆、勾机1部、货车5部、高低板车1辆、人员12人到达现场进行施救。 对于原告所说的这些救援人员和车辆,被告王允礼提出了质疑。

  因为当时他被交警安排去了医院,救援车辆和人员数量他根本就不知情,收费价格他也不知情。为了查明实际救援情况,开庭前,被告王允礼调取了事发路口旁边加油站的监控录像。从监控录像里发现,吊车的数量不是两辆,而是一辆。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 我们没提交这个录像证据之前,他一直告诉我们派到现场的就是两辆吊车,一个75吨,一个200吨。当我们把这个真正的录像拿出来之后,他又提出来有一个第二事故现场,然后就把这个75吨吊车给拨出去了。

  这是永君顺达救援公司提供的、现场施救的200吨吊车的照片,从侧面看共有六个轮子,黄色;但现场监控里这辆吊车明显只有4个轮子,并且是白色的,很明显不可能是那辆200吨吊车。

  而这辆200吨吊车的费用是4万元。 对于75吨吊车的使用问题,原告在法庭上是这样解释的:拖车行至四季青桥西枝干路辅路时,运载的车辆残骸掉落,故我方又就近调配了75吨吊车一台,运输车辆残骸。

  救援单显示,这台75吨吊车的费用是壹万伍仟元。对于这笔费用,王允礼的律师认为,首先车辆残骸掉落完全是救援公司自己不专业造成的,这笔二次救援费毫无疑问不应该由他们承担。

  其次,在法庭上,原告出示了一张二次救援现场照片,但经过记者和当事人的调查,发现这张所谓的现场救援照片压根就是在停车场外拍摄的。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他当时说救援车辆在这儿,他说是第二现场直接施救,但是我们明显看到,这就是柴家坟停车场的门口。

  记者:在法庭上他说这是第二救援现场的照片?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对,他说这是四环辅路第二救援现场的照片,这就是一个虚假的陈述。

  涉事公司收费标准高于行业数倍

  虽然救援过程中曾经发生过车辆残骸掉落的情况,不过涉事汽车救援公司依然声称自己救援能力强、技术高。撇开业务能力不说,涉事公司的收费标准又是否符合市场收费水平呢?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我们拖车这种车的拖车费就是起步费是1500元,不包含公里数,50块钱每公里。

  北京新月汽车救援公司:收费标准就是起步1000元,每公里35元。

  北京华通联合汽车救援公司: 3000块钱的出车费,拖上车开始是50块钱一公里。

  记者调查发现,北京其他救援公司出车费最高是3000元,最低的是10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出车费是5000元。拖行每公里的费用其他公司最高是50元,低的35元,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是每公里100元。

  对出动一台75吨吊车的费用,以及是否收取困境费等问题记者也进行了调查。

  记者:出动一台75吨吊车的费用是多少。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你好,给你吊一下是8000元。

  记者:什么情况下算困境呢?

  北京一路平安汽车救援公司:如果是在正常的路面上,是侧翻了还是扎沟里了,还是说四脚朝天了,这种的算困境,你要说它正常在路面上,那就没有别的费用。

  记者调查发现,其他公司75吨吊车的费用,一般在8000元左右,北京市交通运输业商会出具的报价是23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收费是15000元。200吨左右的吊车,北京市交通运输业商会的报价是9000元,而北京永君顺达救援公司的收费是40000元。

  绝大部分救援公司表示,如果车辆没有侧翻、掉入沟内等特殊情况,不会收取困境费,更没有夜间费、协助费等收费项目。

  被告王允礼的代理律师 韩骁:我们咨询了大量的这种救援公司,至少四家以上的这种救援公司,每一家给我们的这个救援的报价大概都在2.5万元左右。然后有一部分适当地会高一点,只有这个永君顺达公司最高,出具的报价是12万元。

  新闻链接

  拖车20公里 收费3.6万元

  发生在北京的这起“天价拖车案”一审开庭后,目前还没有宣判,对于此案的判决结果,我们将继续予以。其实类似的“天价拖车”事件,今年4月湖南就发生了一起。

  4月2号凌晨2点多,因过度疲劳,朱先生驾驶的一辆重型半挂牵引车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湖南潭耒段发生了侧翻。

  当事人 朱先生:侧翻以后,交警、路政都来了,来了以后,交警就叫施救队过来了,施救队当时就跟我说要三万、四万。

  朱先生称,事故发生地距离最近的新塘高速出口附近的救援站也就20来公里,当时他认为施救费过高并未同意,但他的货车最终还是被拖到了救援站内。4月4号,在缴纳了交通罚款和损坏公路设施赔偿款等费用后,朱先生拿着交警开具的车辆放行单来到救援站取车。

  当事人 朱先生:他们就跟我说要3万8千元救援费,下午协商了是3万6千元。

  3万6千元的施救费是怎么算出来的,是否合理?记者随同朱先生一起来到衡阳车辆救援服务站进行调查。

  救援服务站工作人员:一共交3万6千元,你来跟我算一下,不可能就这样要我交那么多钱,3万6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面对朱先生的质疑,救援站的工作人员抽出了一本册子,声称是按照湖南省物价局、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印发的文件计算出的。朱先生说,自己也对照了这一收费标准,但计算出来的价格根本不可能高达三万多元。

  北京的这起“天价拖车案”还没有审判结果,但湖南的这个案子已经有了结果,有10名责任人被清退。

  同时,湖南省交通厅也出台了具体整改措施:要求所有的救援都要公示省物价局的收费价目表,并要求路政监管人员、当事人、救援公司三方,必须在施救现场对救援项目和价格当场签字确认,否则,被施救方事后可以拒绝缴纳施救费。

  希望各省都能有完善的有关救援拖车的相关措施,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